数学中国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6|回复: 0

周川:做父亲比做数学更有挑战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3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川:做父亲比做数学更有挑战性



热情、谦和,让人毫无距离感。

坚信着“从现实中来,到现实中去”的数学哲学,复杂晦涩的图形符号在他口中一个个“活”了起来,让数学变得不再“高冷”。

这就是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数学院)应用数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川。一开口介绍自己时,周川便笑称,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土博士”。

2008年从四川大学本科毕业后,保研至数学院攻读博士学位,随后在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研究所工作6年。直至去年,重新回到数学院。

学习工作至今,周川没有在国外做博士后和工作的经历。不过,英雄不问出处,优秀与否也从来不被是否是“海归”所定义,这也是数学院的选人之道。在数学院,周川取得的科研成果有目共睹,他以图模型与算法为主要研究方向,近两年来,与合作者在网络对齐、图神经网络、矩阵联合分解、稠密块检测等问题中取得了一系列重要进展。

“不出国会有遗憾吗?”

“不会有遗憾。”周川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要在以前,国内的科研条件、学术水平整体而言跟欧美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但现在不一样了,一方面,这种差距越来越小,甚至在一些学科领域处于领先,另一方面,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各种文献资料可以通过互联网轻松获得,与国外学者的沟通联系也很方便,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障碍。”

但是,不出国并不意味着固步自封,“开拓眼界、思维碰撞很重要。”一直以来,周川都与国外学者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和合作,一有机会就出国交流学习、参加学术会议。

热爱,是成为数学家的共同特质,周川更是如此,他从小对数学有着“狂热”般的热爱,学生时代,最让他兴奋的事情就是解试卷中最后那道最难的数学题。不过,他也常常是“啃了很久都啃不下来”,但这个题目会一直在周川的脑子里,他吃饭、走路都在思考,甚至做梦也是在解数学题。

而当绞尽脑汁终于解出答案的那一刻,周川会兴奋地从座位上蹦起来,常常把周围同学吓一跳。说到这里,周川笑了起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周川说自己“好胜心”很强,越是别人觉得难的、做不出来的问题,他就越喜欢去挑战。“尽管过程很艰难,但其实还挺享受的。”

也许,这种“好胜心”并非坏事。事实上,恰是这股与自己较劲儿的“好胜心”,一直驱动着周川不断思考和探索。

在数学院读博士时,在导师马志明院士的建议指导下,周川从研究“web马氏骨架过程”开始,逐步深入到图模型与算法领域的基础理论和应用研究。

在周川看来,研究内容来源于现实生活,最终又反馈于现实生活——这便是应用数学科研工作的意义和魅力所在。

他用最科普的语音和最贴近现实的案例让记者这个“外行人”理解了他所从事研究工作的应用意义。比如:在谣言信息满天飞时找到谣言之源;检测电商平台中的刷单、社交媒体中的水军等难以识别的群组欺诈行为;挖掘社交媒体用户的兴趣偏好......

“有些看起来是一些简单的现象或行为,但背后都是复杂程度高的非确定性问题,难以求解,我们会把它们抽象成数学问题,通过建立模型、设计算法进行求解。”这种理论上有挑战、应用时有实用价值的研究让周川在工作中“幸福感”十足。

让周川感到幸福的除了数学,还有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每当他心情低落、思考卡壳时,妻子总是给予宽慰和希望;每天下班回家推开门的那一刻,两个孩子总会第一时间跑向他拥抱他。

“那一瞬间,全部的疲惫都会烟消云散。”言语之间充满了幸福和甜蜜。

面对未来,周川有压力,但又满怀期待。一方面,在数学院这个国内数学领域的最高学术殿堂,汇集着最优秀的大师和人才的地方,如何尽力做出更优秀的成果是他的压力。“数学院的环境很‘安静’,没有过多的考核评估,可以更加潜心做自己感兴趣和有意义的工作,做‘顶天立地’的研究。”周川说。
而另一方面,则是如何扮演好父亲这个角色。“这甚至比做一项研究更复杂、更具挑战性。”周川说。现在,只要一有机会,他便陪伴孩子,一起学习、爬山、听音乐,“我不想错过他们的成长,希望能成为他们的榜样。”

来源: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数学中国 ( 京ICP备05040119号 )

GMT+8, 2021-1-21 03:43 , Processed in 0.08203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