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中国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635|回复: 40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0-28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北京科技报》,董毅然)
2004年3月21日,清晨6点,习惯熬夜做研究的田松博士尚在熟睡。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他惊醒,拿起电话,传来了一个兴奋异常的声音:“田博士,我有一个重要的数学发现。”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的一个朋友在开玩笑,没怎么在意。
  听着听着,几声鸡叫从电话那头隐隐约约传来,电话是从农村打过来的。原本睡意蒙眬的他一下清醒意识到,昨晚自己在央视《时空连线》节目中有关民间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讨论,引起了反响,又一个民间科学家找上门来了。
  民间科学家来自各种不同的职业,他们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或者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
  类似的情形在研究科学哲学的田松博士的生活中并不少见,“民间科学家”是在媒体上频频现身的一类人,他们的职业千差万别,工人、农民、干部、教师等等,大都只有初高中学历,常常声称解决了著名的科学难题。他们不停地将自己思考研究的成果送到各个高校、科研机构或报刊杂志,希望得到认可并且能够发表。其中的多数人为“科学”奉献了全部,依靠父母和妻子来维持基本的生活。
  这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社会群体,每年寄送到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自称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的论文,都有几麻袋。据初步统计,仅在媒体上公开宣称已经解决哥德巴赫猜想的民间研究者就有几十人。他们为了理想矢志不渝,无论遇到多少冷遇和白眼都不退缩,其行为带着某种悲剧般的英雄主义色彩。
  他们常常抱怨,主流科学研究机构和科学家对他们的研究成果视而不见,甚至根本“看都不看一眼”就加以否定。但科学家们一旦和他们接触又发现没有办法和他们进行沟通,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一套概念体系中,根本弄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田松博士对这一群体深入研究后发现,“他们或者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或者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但是他们却不接受也不了解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与科学共同体不能达成基本的交流”。
  “民科”们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很难被说服,常把自己的碰壁解释为权威对小人物的压制与迫害。
  一位民间科学家在一篇油印的论文中如此写道:“爱因斯坦认为光是电磁波,这是错的。大家知道,收音机是接收电磁波的,可是,用手电筒照射收音机,收音机却没有丝毫反应,这表明收音机没有接收到电磁波信号,所以光不是电磁波。”
 这个结论不但推导过程让人忍俊,而且连一个基本常识都搞错了,“光是电磁波”这个结论并不是爱因斯坦得出来的。这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在对诸多民间科学家的学术论文详细研究后,田松博士发现,他们的论文往往具有共同的特点。
  比如,“新名词极多,并且这些新名词与科学共同体现有的术语没有多少关系;思考问题逻辑混乱,常常不知所云;常常把一个不大的结论夸张成天大的好事;常常发表一些超越具体问题之上的议论,尤其喜欢表达爱国情怀等等”。
  他还注意到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民间科学家没有年轻人,绝大多数民间科学家们出生在1970年以前,他们的性格有共同的特点:
  “他们往往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甚至与世俗社会也难有正常的交流;他们常常会忽视对其不利的言论,夸大他们喜欢的部分,几乎是不能被说服的”;在自己的研究和观点不能被主流科研人员接受,或被否定的时候,他们“也会产生迫害妄想,比如他们常常自比布鲁诺或伽利略,把自己的到处碰壁解释为权威对小人物的压制与迫害”。
  长期的观察研究让田松博士意识到,分析到这个群体的科学研究,并不是科学上的对错那样简单,而是一个社会性问题的反映。如同文学青年群体的出现、壮大、没落、势微折射时代变迁一样,民间科学家们的出现也是一个时代意识形态的缩影。
  民间科学家坚持在“沙滩上盖楼”背后有怎样的精神动力?他们为何偏爱世界难题?
  民间科学家们数十年如一日,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执着地追求理想。他们的苦行和牺牲精神从何而来?田松认为,是他们接受教育的时代带给他们这样的观念。
  “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主流意识形态一直强调,一个人要有远大的理想,个人的物质生活乃至生命都是可以并且应该牺牲的。反过来,苦行与牺牲的决心与程度,又成为其衡量精神和理想是否纯粹的标志。”
  “当理想遥遥无期,苦行本身就成了目的,成为其依然拥有理想、拥有崇高精神的证明。这使他们能够在生存艰难的状态下,保持着强烈的精神优越感。”
  民间科学家们选择世界顶尖难题作为破解的对象,更是与那个时代大众对科学研究的某些错误认识有关。
  田松博士认为,改革开放后,科学家重新获得了崇高的地位。公众对科学的热情日益升温,可是对于科学活动却缺乏基本的了解。很多人天真地认为,科学发现可以通过大规模的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以一种大会战、大比武的方式来完成。
很多民间科学家就是在“看过徐迟的报告文学,被陈景润的精神所感染,决心为国增光,不顾自己只有初中毕业,也要去摘数学皇冠上的明珠”。
  “实际上,哥德巴赫猜想这个数学问题在数学上具有什么意义,他们并不关心。能够被民间科学爱好者作为献身对象的科学领域总是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和意识形态价值的那些,只有这些领域能够满足他们的争光理想,当然,也只有这些领域能够为其所知。”
  重大发现常被描述为“铁杵成针”与“灵机一动”的结果,这给“民科”们绝对的自信。
  很多民间科学家明知道自己的受教育程度不高,却始终相信自己可以破解世纪谜题,这种自信并非来自一种简单盲目的狂妄,而是和媒介对科学研究方法的误读,并错误地倡导有关。
  田松博士对传媒对科学研究的描述进行比较研究后发现,有很多重大科学发现被描述成科学天才灵机一动的产物。比较著名的有牛顿的苹果、阿基米德的浴缸等。与此相对是“铁杵成针”一类故事,似乎只要持之以恒就能获得成功,常说的是“六六六”,说发明人经过了665次失败才获得了最后的成功。
  他认为,前一类故事把复杂的科学发现过分简化为灵感与机遇。后一类故事忽视科学研究深层在先的理念,使科学发现蜕变为简单的技术劳动。这些“因其符合意识形态话语,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因而这类故事不断产生,不断流传,已经成为大众语境的一部分”。
  民间科学家在传统意识形态中找到了价值观上的肯定,加之“铁杵成针”与“灵机一动”为其提供了方法论上的合理性,这样让“民间科学爱好者一面年复一年地打磨铁杵,一面期待灵光降临”。
(来源《北京科技报》,董毅然)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 · 兴趣|主题: 2, 订阅: 1
发表于 2005-10-28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仿本文题目的句式回复:
自己没有头脑的傻鹦鹉为什么只会学舌?
 楼主| 发表于 2005-10-28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作者所说不无道理,不过也不全有理
    他们这种对数学的痴情并不象作者想象的那样,只是为了名.作为一个爱好者,能够为他所爱的献身是很正常,他们的这种精神是非常可佳的.他们的思想,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可能会为我们带来很多的灵感. 我们为什么不去把他们的这种精神发扬光大呢??
    作者所说,他们存在的一些缺点,是的,这是不得不面对的,可是这些是为什么呢?我们为什么不能去帮助他们克服这方面的困难,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研究平台,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学习平台呢??
    不过最后也希望我们这些数学爱好者们多多学习,尽量将自己的研究成果规范化,争取为中国数学的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从而改变那些世俗的观念.
    欢迎提供宝贵意见.
    联系:jr0608@sina.com
    谢谢您的光顾!
发表于 2005-10-28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凡事都不能一概而论,首先民科这样的提法就是很没水平的.
试问,所谓的"官科"对这些世界难题知道多少?恐怕还没有一些"民科"知道的多呢!
还有,不能因为一些人(或许还是大部分)水平太差,就认为所有的"民科"都是一样的!因为党内有几个腐败分子你就可以否定一个政党吗?
写这样文章的人不过是些没有头脑的跟屁虫罢了,何足道哉!
 楼主| 发表于 2005-10-28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言之有理,我觉得政府更应当为我们这些数学爱好者提供一些更好的研究平台,和学习平台.
发表于 2005-10-28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也转载一篇,请注意有关于田刚的
丘成桐院士澄清有关北大的某些事实真相
丘成桐教授在最近接受媒体采访的三次谈话中举北大为例,批评国内大学教育,得
到了许多国内教育界人士的响应,大多是赞同丘先生的看法。此举引起了一些北大
人士的强烈反响,他们在所谓的调查实际情况后,对丘成桐的谈话做了一番辩白。
最近记者有幸采访到丘成桐教授,请他就北大的"真相辩白"作一番评论,并介绍有
关问题的详细背景。
记者:您最近多次对国内基础教育以及北大提出批评意见。在国内引起很多教育界
人士和学生家长的共鸣,很多人在网上发帖或投票支持,也有人表示了不同看法。
前些时候北大通过对部分师生的采访,对您的讲话做了一番辩白。您能否就北大发
布的"真相调查"一文作一些评论。
丘成桐:我注意到《北京科技报》文章出来后,北大组织人马写了一篇"答辩状",
在媒体传播。我想有人出来回答、解释问题未必是坏事。我同时也注意到,这篇答
辩状仅仅就《北京科技报》文章揭露的部分学术不正之风作了回应,而未对《北京
科技报》文章中揭露的主要学术腐败现象作出辩解。对北大关于学术不正之风部分
所做的辩解,我知道的事实与北大答辩状中的陈述有很大的出入。
记者:您最近在接受《北京科技报》采访时,提到您招收的一位北大学生由于本科
基础太弱,最后在哈佛被退学。有人认为既然您当初选择录取她,就自然有您的道
理。并对您当初挑选学生的评判标准起了质疑。
丘成桐:哈佛大学理学院每年招收的都是中国最好的学生,多数是来自北大等名校
。这些学生都是经过我们千挑万选来的,当然其中与他们推荐信的"分量"大有关联
。我们至今还保留着北大这位同学的成绩单。主课成绩为:
数学分析I 93 数学分析II 99 数学分析III 91
高等代数I 93 高等代数 II 99 大学物理I 94
大学物理II 98 微分几何 99 复变函数 94
概率论 91 常微分方程 89 讨论班 95

这当然是很高的成绩。当时数学学院主管教学的教授,以及柳、王等三位北大教授
分别写了很好的推荐信,他们在他的哈佛推荐表上的每一栏都在"best"上打了勾。
王教授说,在他的动力系统课的成绩是最好的。柳教授说,在大二就修完了为大三
学生开设的实变函数论。2000年5月,他还获得了由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夫妇设立
的君正奖学金,全北大只有30个学生获奖。2000年10月,他被一致提名推选为北大
3000位大三学生的代表,到上海向李政道博士报告成果。所以,在录取新生时,他
理所当然地被我们认为是最好的学生。他到哈佛后跟不上其他同学而被劝退说明了
什么?从某一侧面反映了近年来北大教育水平大幅度下降,北大教授推荐信的信誉
无法得到保证。总之,这是北大教育的不幸。
记者:您在谈话中表示,北大教授对学生漠不关心,许多有真才实学的学生却没有
受到教授们应有的重视?
丘成桐:这也许和有些教授在给学生推荐信上签名过于草率,以至推荐信名不副实
有关。北大学生们自己写推荐信,教授们签名是很多人告诉我的。而对于一些真正
出类拔萃的学生,却不懂得悉心栽培,任其埋没。我记得在1995年,北大数学系的
王同学申请到哈佛大学读博士,申请表和推荐信都说他是北大最好的学生,于是我
在北京时就面试了王。可是令我惊讶的是,在当时张恭庆院士主持的座谈会上,北
大的二十几位教授竟然都没听说过这个学生。刚巧有一位认识这位学生的青年教师
,走过会议场所,他认识这个同学,找到了这个同学后,教授们还是对他没有印象
,我当场问了他几个问题,而后,张院士的评价是北大这些年来的学业不行,所以
不敢向我推荐,王同学也不算好,所以张院士劝我不要录取他。以后他被加州理工
大学录取了,并到耶鲁大学做助理教授,这也说明他确实是一位很优秀的学生。只
不过北大的院士们不认识优秀的本科生罢了。两年前,我在加州理工遇到这位王同
学。他对我说,当初没能成为我的学生,是他一直感到最遗憾的事情。
记者:您对国内的大学教育,尤其是北大数学系,提出过很多批评。您曾经说过,
北京作为国内最好的大学,教育效果并不理想,就好比做生意投了一大笔钱,产出
却不怎么样。
丘成桐:中国这十年来在教育和科研上投了不少钱,但投进去以后,却不问成果如
何。比如长江学者计划,李嘉诚和教育部花了不少钱。还有一些特聘教授通过几种
不同途径拿了很多钱。如北大聘的某著名教授在国内要到的工资待遇已达到100万年
薪以上,却没有履行工作合同,大部分时间根本不在国内。此人的学问远不如北大
说的这么好,却同时在国内两三个学校任全职,拿好几个地方的大量科研经费。这
种情况数学有,其它学科也有。在国外任全职,北大却说此人是国内学者,因此可
以做中国院士,但选上中国院士后,又声称从国外引进。此人每年在国内时间很短
,一般由一个到三个月不等,北大却声称此人是全职引进教授,他的年薪差不多是
一般教授的二十倍,做成很坏的风气,北大企图与清华大学全职引进的世界著名科
学家姚期智相提并论,并委以重任,摇身一变成了政协委员。这是对国家不负责任
的行为,海内外许多学者对此极为反感,但多数人不敢公开表述自己的看法。国家
投资大量经费后,也不见有任何的学术回报。由于这种做法,北大可以向国家报告
他们已经引进了大批人才,而所谓被引进的人才则名利双收,却辜负了纳税人的期
望。北大数学系每年要把全国最好的学生招走一半,但教授们没有花心思去培养学
生,不知道学生的好坏。
记者:那是不是与高校扩招,学生太多,教授们忙不过来有关系呢?
丘成桐:北大数学系教授的数量是哈佛的5倍,他们有100多位教授,哈佛数学系的
教授不到20个。北大的本科生有哈佛的5倍吗?(哈佛文理学院本科生6400,北大不
超过12000。)没有啊!哈佛数学系每年大概有2到3位学生的学士论文可以登在一流
的学术杂志,往往比北大最好的数学教授的文章还要好。哈佛数学系每年至少开一
次到两次会议,讨论本科生的进展,所有教授都参加这些讨论。同时所有资深教授
都教本科生,更有三个到五个以上资深教授花长时间和一、二年级学生交流。
记者:您曾对国内院校的学风表示堪忧,这些"不正之风"表现在那些方面?

丘成桐:例如北大数学院每年都招全国最好的学生,可是这些学生中出国的占了大
多数,北大自己培养出来的杰出人才寥寥可数。北大数学院的领导应该扪心自问一
下,是否真的对得起国家投入的巨额资金。我的学生中有一些北大来的学生,他们
也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可是如果他们不是到国外来,而是继续留在北大,那么可
能就会一事无成了。虽然经费大量增加,这十年来北大培养的学生素质比十年前相
差很远。北大数学院不久前刚有一位博士生自杀,而以前北大数学院在美国的留学
生自杀的事情我也听过一些。另外,北大的院士几乎从来不给本科生上课,成立的
所谓数学研究所,就是给不愿意教课的教授找到了一个好的借口。某院士到香港一
呆就是两年,给Smale做助教, 赚点钱。北大个别人动辄用头等或商务飞机票请来一
些外国数学家,为自己的目的服务,以中国老百姓的钱来讨好外国人可以说极为不
道德的事,即使许多外国数学家也鄙视这样的行径。
记者:您在采访时还曾提到,有位北大的博士想到哈佛做教授,被您以论文水平低
为由拒之门外。可现在有人认为您作为国际著名的微分几何学家,但不是代数专家
,不该随意评价他的论文水平。
丘成桐:这位北大博士曾三次写信给我,想要来哈佛教书,他给我看了他的博士论
文,是一篇只是把20世纪30年代德国数学家Kneser的关于黎曼面覆叠映射的构造推
广到了带边的情形,基本上是非常平凡的推广。此后他的导师大概知道这篇论文不
行,改用以后的论文作为博士论文。两篇关于自由群自同构的文章,也了无新意,
都是很平凡的结论,发表的杂志Journal of Algebra也往往发表第三流的文章。他
说Vogtmann的综述文章中引用了他的结果,但是Vogtmann并非是这方面的大家。而
且据我所知,他的这个被引用的结果早他几年Levitt 和Nicolas就已经得到了。可
是这样的文章居然都可以评为全国优秀博士论文,使人惊讶。
(记者注:丘成桐对代数与几何拓扑的交叉问题有很深研究。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关
于流形基本群与曲率的关系,后来发表在著名杂志Annals of Mathematics上。丘成
桐一向来非常关心国内的年轻学者,他自己培养的50多名学生中大部分是中国人。
80年代,当时在国内不太出名的丁伟岳、张恭庆就被丘成桐邀请到加州大学圣地亚
哥分校参加讨论班,并为丘成桐教授整理讲课笔记,他们后来在几何分析领域取得
了一定的成果,都评上了院士。)
记者:您最近在接受《亚洲时报》采访时,提到北京大学对中国其它大学的打压令
人很灰心,并且特别提到中山大学一位学者对数学的认识已经达到世界一流的标准
,却受到了北京大学的打压。这位中山大学的学者是指朱熹平教授吗?
丘成桐:朱熹平的工作是海内外中国学者中做流形几何做得最好的。2002年在北京
举行的国际数学家大会,国内的演讲人大部分是东道主中国数学会自己推荐的。当
时让中国数学会推荐做一小时大会报告的学者,推荐的是田刚。还有45分钟报告的
演讲人推荐了7个,大部分是北京的。朱熹平做了极为出色的工作(哈佛数学系今年
就一致通过以最为礼遇的方式邀请朱教授来访问半年),却没有接到邀请。还有南
京大学的程崇庆,他研究动力系统的Arnold diffusion的问题,做的工作非常重要
,很多人做不出来,他做成功了。他也没有被邀请。
(记者注:在国际数学家大会得菲尔兹奖、做一小时大会报告和45分钟分会报告,
是数学家学术地位的一个重要标志。2002年国际数学家大会之前,中国内地仅有华
罗庚、吴文俊、陈景润、冯康等6位著名数学家被邀请做45分钟报告,而被邀请做1
小时大会报告的华人科学家仅有数学大师陈省身和丘成桐等4人,1983年丘成桐获得
素有数学"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兹奖,至今仍是华人中的唯一获奖者。丘成桐一直
比较欣赏朱熹平和程崇庆。2004年12月,浙江大学刘克峰、中山大学朱熹平分别获
得了华人数学界最高荣誉"晨兴数学奖"中的金、银奖。而在他们之前,内地获奖者
仅有程崇庆、席南华两人:分别获得1998年第一届"晨兴数学奖"银奖和2001年第二
届"晨兴数学奖"银奖。据介绍,"晨兴数学奖"每三年评选一次,主要表彰45岁以下
在理论及应用数学方面取得杰出成就的华人数学家,由全国高校数学系及杰出数学
家提名,对候选人反复筛选,再提交由非华裔知名数学家组成的评选委员会进行评
鉴,产生最后的获奖者。)
记者:您的意思是田刚不应该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1小时大会报告?

丘成桐:我批评田刚和北大数学系是因为我认为这十年来的全国数学学风浮夸,与
他们作风有密切关系。田刚的学问距世界第一流数学家相差很远,即使在所谓几何
分析这个微分几何的分支领域里,他在中青年学者队伍中也只能排在十几名开外。
他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1小时演讲,是中国数学会推荐的,当时北大和他们的同路
人操纵了整个中国数学会。然后又通过媒体讲,田刚应该拿菲尔兹奖。当时我在杭
州,有中学生问我,田刚为什么没有拿到菲尔兹奖?我很惊讶,连中学生都有能力
批评菲尔兹奖了。田刚的学问根本达不到菲尔兹奖的水平,差得远呢。1998年菲尔
兹奖的评选委员会成员为:Yuri Manin, John Ball, John Coates, J.J.Duisterm
aat, Michael Freedman, Jurg Frohlich, Robert Macpherson, Kyoji Saito, St
eve Smale,这些都是有名望的数学家,主席Manin是几何学专家,尤其是Gromov-W
itten不变量的专家,对田刚的工作最为清楚,评价不好。我的中国学生工作比田刚
杰出的有李骏和刘克峰,他们都很踏实,不喜欢作自我宣传,一般媒体不了解他们

记者:传闻北大对您在各种场合多次批评您的学生田刚有所不满,认为您是无中生
有,事实是怎样呢?
丘成桐:我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我更清楚田刚的数学工作,他的想法大部分都由
我教导而成。北大的几位数学院士对田刚的工作并没有多少了解。他们中间的两位
虽属几何分析领域,只是在二十年前赴美在我的讨论班上听讲,帮忙整理我的讲课
笔记,跟着做些研究。他们对近十年的发展不甚了然。另一位则是依靠近亲的极力
支持等因素才当上数学院士的。田刚在国外所获得的奖都由我帮忙得到的,比如Wa
terman奖,就好比国内的杰出青年基金。当时评奖委员会中唯一的数学家是美国数
学会主席,我的好朋友Graham教授。最近我和他聊起,他说此前从来没听说过田刚
,可是就在提名截此前最后一刻,收到了我写的一封非常强力的推荐信,正是依靠
我的推荐信,Graham才决定把Waterman奖授予田刚。Veblen奖的水平比较高,评选
委员会主席认为田刚关于量子上同调的工作太简单,还不够格,我力排众议地替田
刚争取到了这个奖。但是主席说他本人不觉得田刚的工作重要,要我负责写田刚的
工作,但是只能提他在凯勒-爱因斯坦度量方面的工作,现在想来我过分的提拔他是
一个错误的做法,当时田告诉我许多结果,说他很轻松就能得到,但后来我才发现
,这些工作要么根本就是错了,要么根本从来没写下来,我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我
本希望他日后能为发展中国数学出力,但他日后的蜕变更令人痛心。他不仅胁迫不
少年轻人在论文上署上他的名字,窃取他人学术成果,还多次利用自己的名声替自
己谋求私利。如今他觉得自己成了天才,可以公然凌驾于学术和道德规范之上。写
文章错误连连,却从不修改。他以前曾经每周三次到我家中,我把一些重要的思想
教给他,他只字不提的用在了自己的文章里,完全当作自己的成果。更令人气愤的
是,最近甚至抄袭我和德国一个数学家的著名论文,略加一点点推广就说全部结果
都是他做的。而他对这个领域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当年肖荫堂教授也多次指责田抄
袭他的工作,还给我写信揭露田(注:丘教授当场向记者出示了当年肖教授写给他的
两封信),我为了保护他,不惜违背老朋友的意思。我把田刚极力推荐给我的朋友S
inger,帮助田在MIT当上了教授,使他一步登天。没想到他从此开始沾沾自喜,自
以为是了。我劝过他很多次,为人治学切不可腐败,可是他根本不听。他的所作所
为已经对国内的科研风气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给年轻人树立了很坏的榜样。作为老
师,我既然一手提拔他,使他成名,也该为他今日的作风负责任,所以指出他的错
误。
(记者注:丘成桐教授是国际数学最高奖"菲尔兹奖"得主、美国科学院院士、中科
院首批外籍院士、国际数学家大会一小时大会报告人;肖荫堂是美国科学院院士、
中科院外籍院士、国际数学家大会一小时大会报告人。他们都指控同一个人剽窃他
人学术论文,这不能不令人深思。)
原帖来自于网易社区:http://p5.club.163.com/viewArticleByWWW.m?boardId=math&articleId=math_107181905303d6c  
发表于 2005-10-28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下面引用由林梦启2005/10/28 04:11pm 发表的内容:
言之有理,我觉得政府更应当为我们这些数学爱好者提供一些更好的研究平台,和学习平台.
支持!
发表于 2005-10-28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由于科学领域“谋生”的行为正在严重影响科学探索的健康发展,所以,真正的成果有很大可能将产生于业余研究,所以,以“民科”“正统科学”来分类是很缺乏客观的科学依据的,这往往成为“谋生者”阻碍科学理论进步的重要理由。
发表于 2005-10-28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对于中国数学界的种种黑幕,作为一个小人物,鄙人并不了解.但假如丘成桐先生说的是真的.我们的数学界被这样一些人把持着,那中国数学还有希望吗?!假如中科院也是被这样的一些人把持着,那科技兴国还有希望吗?!
可悲呀!痛心呀!
发表于 2005-10-29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科学家为何痴迷世界难题

我觉得“民科”们对数学的高度献身精神是可以肯定的,是值得“官科”学习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数学中国 ( 京ICP备05040119号 )

GMT+8, 2020-2-26 16:48 , Processed in 0.48569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